女人秀_女人美容,时尚,美体,婚嫁,情感

女人秀爱美资讯生活

花心的男人,一生是采了一朵又一朵

 
花心的男人,一生是采了一朵又一朵

  男人的前世是蜜蜂。大凡蜜蜂,都喜欢鲜花。区别在于,本分的男人一生只采一朵,而花心的男人,一生是采了一朵又一朵。
  阿涛就是那只极不安分的蜜蜂。
  七年前,阿涛带着五万块钱南下深圳,一开始倒腾皮带,后又开了个皮具店。经过几年的苦心经营,连锁店开了一个又一个,资产已近千万。男人一旦有了钱,身边的鲜花就会泛滥。阿涛一不小心,就被花香熏晕了头,开始找小姐,搞外遇,把很多投怀送抱的女孩变成了二奶,小三,甚至是小四。
  阿涛的老婆过去之后,他的婚外情,被迫从地上转移到了地下。但纸再厚,也终归包不住火,尽管阿涛做得滴水不漏,老婆还是无意中发现了他养女人的秘密。
  一开始,老婆对他又抓又挠,又哭又闹,终日以泪洗面,但也无济于事。阿涛想偷还是偷,想养还是养。
  后来,老婆实在气不过,就开始摔盘子砸碗,砸电视机,砸家具,只要能砸的,她都砸过好几遍。但阿涛吃油了嘴,还是管不住自己的腿。
  再后来,老婆开始和他展开咬牙切齿的冷战,并数次提出离婚。但阿涛并不想离婚,老婆尽管不再年轻,可善良,贤惠,会持家,对自己的父母也孝顺。阿涛心里很明白,野花虽然很香,很能撩人,但多数都是冲着他口袋里的钱,露水鸳鸯毕竟不能和长久夫妻相提并论。为了避免激怒老婆,阿涛偷情的次数明显减少。但少,不等于没有。阿涛隔三差五,还会借口陪客户,跑出去和女人幽会。
  老婆打也打不过他,骂他也不疼不痒,离也离不成,索性就不和他闹了,带着孩子回了一趟娘家。回来的时候。包里多了一把大铁刀和一块很大的磨刀石。阿涛开始不知道,等到有一天晚上回到家,听到厨房有“噌”“噌”的声音,走过去一看,才发现老婆正聚精会神地磨那把大铁刀。“噌”一下,“噌”又一下,噌得他心里直犯嘀咕。
  阿涛就问老婆:“今天吃鸡?”老婆说:“不吃。”阿涛又问:“吃排骨?”老婆说:“不吃。”阿涛就说:“不吃鸡不吃排骨,你磨刀干什么?怪瘆人的。”老婆转身朝他一笑,笑得阿涛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。老婆说:“不吃鸡不吃排骨,就不能磨刀了?我高兴磨,关你屁事!”
  从那以后,只要阿涛在家,老婆就不分昼夜地反复磨刀。磨一会,就砍一个东西,试试刀锋快不快,先砍黄瓜萝卜,后砍家具,弄得家里到处伤痕累累。有大半个月的时间,他都是在老婆的磨刀声中睡去的。再和她说话,她也不理,被问急了,就来一句“滚你个王八蛋,别耽误老娘磨刀”。阿涛想,老婆不会真的去干蠢事,就她那胆?无非生气耍小性子,吓唬吓唬他而已,慢慢就放松了神经,该找女人还是去找女人,深夜不归慢慢又多了起来。
  等到有一天夜里,阿涛突然感觉下身冰凉,随之惊醒。打眼一看,就吓出了一身冷汗。老婆一手拿着那把大铁刀,一手抚摸他的私处,脸上汪着一堆笑。阿涛刚想挣扎,老婆就说:“亲爱的,别动,千万别动,小心刀碰到你的命根子。”阿涛吓得魂都飞了,就不敢再动,眼睁睁看着老婆拽起自己私处的几根毛,拉到刀锋上一吹,断了。老婆显然还不满意,说:“刀还是不够快,还要继续磨,不然割你的命根子,你会疼。你疼就是我疼,谁叫咱俩是两口子呢。”老婆说完,很含蓄地笑笑。阿涛一阵惊悚,头皮发麻,那晚上再也没睡着,满脑子都是噌噌的磨刀声。老婆把大铁刀一直磨到深夜,边磨边哼着流行小调,还夹杂着街头小贩招揽生意的吆喝声:磨——剪——子——唉,锵——菜——刀!
  这之后,老婆又趁着阿涛熟睡之机,在他的下身试了几回刀。每回试刀,老婆都笑得很有深意,很有成就感,阿涛的魂也跟着飞出去几回。后来,阿涛不光在家里能听到噌噌的磨刀声,还时不时接到老婆的电话,一按接听键,她也不说话,只听到“噌”地一声,“噌”地又一声,最多三五声,老婆准挂电话。时间一久,阿涛走到哪里,都能恍惚听到磨刀声,看到状似刀的东西,就禁不住打冷战,即便偶尔硬着头皮去听了一回歌,也从歌声中听出噌噌的磨刀音。阿涛因此就得了恐刀症,听到大一点的金属撞击声,就吓得满头黄豆汗。有一回,开车回家的路上,他接了老婆的电话,手一哆嗦,就追了前车的尾。
  阿涛害怕不绝于耳的磨刀声,害怕老婆再在他的下身试刀,更怕老婆哪天怒火攻心,真把他的命根子当韭菜割了,于是被折磨得魂不守舍,就不得不向老婆举起了白旗,再也不敢出去拈花惹草。
  老婆因此给他约法三章:第一,每天下班,必须准时回家,遇有特殊情况要请假,但最迟不能超过晚上十点;第二,每天外出必须随时报告行踪,到任何地方必须用那儿的固定电话震一下她的手机;第三,遇到美女搭讪,不准和她们套近乎,要说最多只能说三句。
  阿涛就惴惴不安地问:“哪三句?”
  老婆说:“我早给你想好了,就是‘你好’‘我要回家陪老婆’‘古德拜’。”
  阿涛一听,当即就懵了。

上一篇:我正在筹划离婚,但现在被小三甩了
下一篇:极品婆婆怂恿老公逼我净身离婚